资本大鳄倒地、股民惨遭陪绑 汪潮涌“背信”惠程科技

资本大鳄倒地,股民惨遭陪绑,汪潮涌“背信”惠程科技

来源: 富凯财经

富凯摘要

2017年,惠程科技收购成都哆可梦时,实控人做出六十个月不主动放弃控股地位的承诺。

作者|A   K

排版|十一

3月3日,复牌后的惠程科技开盘跌停,截至收盘,公司股价跌4.94%,报收3.66元/股。

股价跌停背后是令投资者猝不及防的利空消息。3月1日晚间,惠程科技发布公告称,因公司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未能在2021年3月2日前归还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根据相关规定,公司股票自2021年3月3日开市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惠程”。

祸起大股东                            

早在今年1月28日,惠程科技就公布了相关资金占用事项,称在自查中发现控股股东中驰惠程及其关联方存在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其中,累计归还公司非经营性占用资金31015.42万元,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为6067.49万元。

随后的2月27日,惠程科技在关注函的回复中进一步披露,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累计非经营性占用资金达3.71亿元,实际占用主体是由汪潮涌夫妇实际控制的信中利。

提及汪潮涌夫妻及信中利,惠程科技的投资者想必非常熟悉,五年前这些名字曾给上市公司带来“无限”希望。

2016年,信中利溢价113.74%,斥资16.5亿元入主深圳惠程,引发广泛关注。最初,据传是希望打造当时炙手可热的“九鼎模式”,随后因为金融监管政策收紧而搁浅,上市公司再度以高溢价收购转入同样火热的游戏行业,并改名惠程科技。

但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很多上市公司只看到游戏公司爆款游戏的超高收益率,却不了解行业爆款难现、加速洗牌的惨烈竞争,短暂刺激后业绩不振,再加上游戏标的收购溢价高,为商誉减值、业绩爆雷埋下隐患。

惠程科技也是如此。2018年,公司收购哆可梦后,一度扭转亏损,盈利3.36亿元。但2019年,哆可梦游戏迟迟未能上线,导致业绩大幅下滑。而上市公司也因此计提商誉减值准备8.9亿元至11亿元,当年净利润1.3亿元,同比下滑60%。

2020年,惠程科技业绩再次爆雷,预计全年亏损9亿元至11.7亿元,其中,对前期收购的子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8.9亿元至11亿元。

惠程科技指出,主要是因为哆可梦受游戏行业监管趋严、疫情影响延迟产品上线等影响,2020年度营业收入及利润均出现大幅下滑。

大股东忙撤离

2019年底和2020年初,惠程科技曾有过一批大动作,汪超涌亲自担任董事长并兼任总裁和财务总监,并引入游戏行业知名投资人林嘉喜担任董事,引发外界对惠程科技加码游戏,甚至可能再度开展并购的猜测。

但随着信中利现金流紧张的情况日益显露,控股股东的态度也“直转急下”,不仅频繁减持,因违规收到监管函,甚至不顾承诺寻求转让控股权。

2020年6月,惠程科技曾披露,中驰惠程及其一致行动人将减持不超过公司5%的股份。但此后,信中利宝信减持4000万股,占总股本的4.99%,富兴投资基金沁园春1号减持599.73万股,占总股本的0.75%,合计超过5%,且未披露权益变动书。

2020年12月14日,惠程科技发布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通知,控股股东正在筹划控制权转让事宜,拟转让约1.2亿股,预计占公司总股本的15%,受让方为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

但2017年,惠程科技收购成都哆可梦时,为维护控股股东地位及控制权稳定,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分别做出六十个月内,保证不主动放弃对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地位的承诺。

承诺未满急于转让控股权引发监管问询。2020年12月30日,上市公司披露转让控股权事宜终止,因为未经法定程序,未来如在承诺期限内完成控制权变更事宜,客观上存在违反承诺的情形。

而控股股东的资金状况仍然堪忧。今年1月3日,公司股票被控股股东中驰惠程的一致行动人减持1.65%股份。1月27日,控股股东中驰惠程触及融资融券担保底线,被动减持惠城科技的1.77%股份。2月22日,控股股东中驰惠程又质押了所持惠程科技的1833万股,其所持股份已全被质押。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re-eyes.cn/2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